咨询热线:

134-8731-0119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4-8731-0119

执业律所: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234号上城军天2217/2218室

您的位置是:长沙刑事辩护律师网>成功案例>正文

刘乐义犯故意杀人罪一案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08-22

  公诉机关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男, 2005年8月8日出生。系本案被害人。

  法定代理人马丽亚,女, 1978年2月10日出生。系被害人刘某的母亲。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暨法定代理人刘社会,男, 1977年1月5日出生。系本案被害人,又系被害人刘某的父亲。

  诉讼代理人王伟,新蔡县148法律服务所工作人员。

  被告人刘乐义,男,1968年1月5日出生。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于2008年2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新蔡县看守所。

  辩护人暨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葛焕振,河南问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以驻检刑诉(2008)3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乐义犯故意杀人罪,于2008年9 月20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刘社会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温红伟、朱红亮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暨法定代理人刘社会及其委托代理人王伟 ,被告人刘乐义及其辩护人暨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葛焕振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2月8日18时许,被告人刘乐义以本村村民刘社会辱骂自己为由,从家中携带菜刀窜至刘社会家,乘刘社会抱着其儿子刘某不备,持刀朝刘某及刘社会的头部连砍数刀。后刘社会的父亲刘烟青及时赶到将刘乐义手中的刀夺下,刘乐义慌忙逃离现场。经鉴定,刘某的损伤构成重伤;刘社会的损伤构成轻伤。

  驻马店市人民检察院就上述指控的事实,当庭对被告人刘乐义进行了讯问,并向法庭宣读和出示了本案被告人刘乐义的供述;证人刘烟清、牛小令、马丽亚、刘千里、汪明国等人的证言和相关书证、物证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乐义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未遂)追究其刑事责任,请求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刘社会请求判令被告人刘乐义赔偿其医疗费(含鉴定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等各种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24994.28 元。

  被告人刘乐义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刘乐义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刘乐义有自首行为;(2)刘乐义的行为系杀人未遂。建议对被告人刘乐义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08年2月8日18时许,被告人刘乐义听他人说本村村民刘社会在家门口辱骂自己,心生嫉恨,便从家中携带一把菜刀尾随刘社会等人至刘社会家,乘刘社会抱着其儿子刘某不备之机,持刀朝刘某头部猛砍一刀,刘社会遂用手保护,其左手拇指被砍断一截,后刘乐义又朝刘社会的头部连砍数刀,刘社会的父亲刘烟青及时赶到将刘乐义手中的菜刀夺下,刘乐义慌忙逃离现场。当天晚上9时许,被告人刘乐义在他人的陪同下,到新蔡县刑警大队投案自首。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刘某的头面部及右眼部损伤均构成重伤,并构成五级伤残;刘社会的头面部及左手部损伤构成轻伤。

  另查明,被害人刘社会、刘某系农业家庭户口;刘社会被砍伤后,于当天入住新蔡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7天,于2008 年2月24日出院;出院医嘱:休息治疗三个月;支出医疗费、鉴定费共12898.28元;刘某被砍伤后,于当天入住新蔡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先后转入解放军一五九医院和驻马店市中心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52天,于2008年4月5日出院;出院医嘱:院外继续治疗;支出医疗费、鉴定费共30666.75元;被害人刘社会、刘某住院期间护理人员各为1人;被害人刘某右眼被砍伤后失明,被评定为V(5)级伤残;二被害人住院期间支出交通费为508元。2007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3851.60元/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2676.41元/全年。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法庭举证、质证,查明属实的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刘乐义供述: 2008年2月8日下午四五点钟,我在邻居刘公富家打牌时,我妻子牛小令过来给我说刘社会提住我的名字在庄上骂我。我一听很生气,因为我老婆不会生育,没有儿子,抱养了一个闺女,刘社会骂我娘、骂我闺女,揭我的短,欺负我,我不活了,得和他拼命。后来,我三姐的儿子汪银喜过来问我咋回事,我说没啥事,然后我把汪银喜送回去,路过刘公富家门口时见刘社会和几个人在那站着说话,我还给他们几个让烟吸,等我送汪银喜折回时见刘社会和他老婆、儿子还在刘公富院里,我就打算去砍他们,于是我就回家拿把菜刀藏到衣服里去找刘社会,见刘社会几口子已从刘公富家出来正往家走,我就在后边跟着到刘社会家,刘社会抱着刘某进堂屋东间,我跟过去掏出菜刀照刘社会头上砍,还朝刘社会的儿子刘某头上砍,具体砍几刀我记不清了,刘社会骂我,我没吭声继续照他头上砍,这时刘社会的父亲刘烟青过来夺我的刀,刘社会趁机往外跑,我也退到院里还要砍刘社会,结果刀被刘烟青夺下。随后我就跑走了,跑到庄西南角碰到我二姐夫汪明国,我俩就一起到新蔡县刑警大队投案了。刀是我家做饭用的菜刀,铁把,刀身长约10多厘米,宽10厘米。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公诉机关出示公安人员在现场提取的菜刀,经被告人刘乐义辨认,确认系其砍击被害人刘社会和刘某所用的菜刀。

  2、被害人刘社会陈述:2008年农历正月初二(2008年2月8日)上午,我表叔赵保良到我家走亲戚,我们喝酒中间叙到以前因卖花生皮子的事,刘乐义与我叔刘俊青发生过争执,还把我叔和我父亲打了一顿,我说要搁现在他就不敢了。一会儿,邻居邢百顺到俺家,我把刘乐义打我叔打我父亲的事给邢百顺说了,我让邢百顺给刘乐义捎信让其晚上准备几个菜说和说和这事算了。后来,我喝酒喝多了,到门口提着刘乐义的名字骂刘乐义。下午三四点钟,我在村子里碰到刘乐义送其外甥,俺两个还打了招呼,我对他说不好意思(意思就是中午我喝醉酒骂他了),他说没事就走了。晚上6时许,我父亲和我妻子喊我回家吃饭,我抱着儿子刘某从庄子里回到俺家堂屋东间,突然见刘乐义不知何时跟着到了我家,并从怀里拿出一把菜刀照我儿子刘某头上砍,我慌忙用手去护刘某的头,把我的左手大拇指砍断一截,我就把刘某放在床上,刘乐义说要斩草除根,又拿刀往我头上砍,连砍六七刀,说要把我爷俩都砍死,这时,我父亲刘烟青过来把刘乐义手里的刀夺下,刘乐义随即跑走。后来,我妻子马丽亚用手机打电话报警,我和刘某被送到医院抢救治疗。 [page]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公诉机关出示公安人员在现场提取的菜刀,经被害人刘社会辨认,确认系被告人刘乐义砍其和刘某所用的菜刀。

  3、证人刘烟青证言证明:当天晚上6时许,我和儿媳妇马丽亚到村子里喊儿子刘社会回家吃晚饭,刘社会抱着刘某到堂屋东间床上刚坐下,我见刘乐义在俺家堂屋东边门后站着,两只手在怀里揣着,我给刘乐义递烟抽,他不要,突然间刘乐义从怀里掏出一把菜刀,就朝刘某头上猛砍一刀,随后又朝刘社会头上砍,我上去夺刘乐义拿的刀,没有夺下,刘乐义又朝刘社会头上猛砍几刀,后来,我把刘乐义手里的刀夺了下来,刘乐义就跑走了。我后来把这把刀交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了。几年前,因为卖花生皮子的事,刘乐义找人打过我和刘俊青。

  4、证人马丽亚证言证明: 2008年2月8日下午18时30分许,我抱着儿子刘某和老公公刘烟青一起到庄子里去喊丈夫刘社会回家吃饭,折回来到俺家门口,我去厕所方便时,听见刘某哭得很,我赶紧往堂屋里跑,到门口见刘乐义从屋里往外面跑,嘴里还说着“今个儿我可斩草除根来”,刘烟青拉他没拉着。我进到东间房里,见刘某在床上躺着,头上、床单上都是血,刘社会的头上也被砍淌血。随后,我用手机打110报了警。另证明,案发当天中午,刘社会喝醉了,在俺家西边骂刘乐义了,可能是中午吃饭时,赵保良提到以前刘乐义曾经打过我公公刘烟青,刘社会生气,就提着刘乐义的名字骂他了。

  5、证人刘千里证言证明: 2008年2月8日晚上6点多钟,我听到堂兄刘社会求救的喊声,就赶快跑到刘社会家,见刘烟青正在拉同村的刘乐义,刘乐义挣脱跑走了。进屋见刘社会、刘某头部都被砍伤,流了很多血。听刘烟青说,刘社会、刘某的伤是被刘乐义砍的。

  6.证人牛小令(系刘乐义妻子)证言证明:2008年农历正月初二下午3时许,我在村民刘公富家门口玩时,见刘社会从南边过来,提着刘乐义的名字骂娘、还骂俺闺女,被人拉开。晚上五六点钟,同村的邢百顺到刘公富家,把正在打牌的刘乐义喊出来,称刘社会让其晚上请他和赵保良喝酒,好和解以前两家的疙瘩(指以前刘社会找人打过刘俊青和刘烟青),刘乐义说那事早就和解过了,邢百顺说那为啥刚才刘社会还提着你的名字骂。刘乐义问我刘社会是咋骂的,我说刘社会提着你的名字骂你人老几辈,还辱骂咱闺女,刘乐义一听恼了,说这不是欺负人吗?要让我回娘家,他要和刘社会拼了。刘乐义回家掂把菜刀出来,要找刘社会拼,我拉不住他,就赶紧喊邻居去找他,等我们到刘社会家里时,刘社会和他儿子已被砍伤了,后来听说刘乐义到公安局自首了。数年前,因为卖花生皮子的事,刘乐义和刘俊青打过架。

  7、证人汪明国(系刘乐义姐夫)证言证实,2008年2月8日21时许,其陪同刘乐义到新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投案自首的经过。

  8、公安人员张根伟、李斌证言证明:2008年2月8日21时30分许,被告人刘乐义在其姐夫汪明国的陪同下,主动到新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投案,并如实供述了其用刀砍刘社会、刘某的事实。

  9、新蔡县公安局出具的新公(刑)勘(2008)038号现场勘查笔录证实:现场位于新蔡县黄楼乡前李庄村委西刘庄,中心现场在村民刘社会家中,主房系三间座北朝南砖结构平房,无院墙,主房门窗完好,堂屋东间靠北墙有一东西向的木床,上有被褥,最上层的被褥东端外被罩上粘附有血迹,北侧血迹系浸染血泊(标注为1号),面积为25X32cm,南侧血迹系点片状滴落血迹(标注为2号),面积为25X32cm。

  10、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2008年4月17日,公安人员在新蔡县看守所让被告人刘乐义辨认七把相近似的不同菜刀(编号1-7号),经被告人刘乐义辨认,认出编号为3号的菜刀(从案发现场提取的刀)即是其砍被害人刘社会、刘某所用的菜刀。

  11、新蔡县公安局出具的公新法活检字(2008)第088号法医活体检验鉴定书证实:伤者刘社会,检见额部发际下偏左侧有一长5.0 cm缝合伤口,左额部至左眉弓外端有一长8.0 cm缝合伤口,左额顶部有一长5.3 cm缝合伤口,左顶部有分别长5.5 cm、6.0 cm、3.2 cm的缝合伤口,后顶部有一长3.0 cmX2.0 cm头皮表浅缺损;左手拇指自指间关节处缺损,缺损处皮肤已缝合,长3.3cm;左手背第一、二掌骨间有一长4.0 cm划伤伴有长1.0cm浅表缝合伤口。头颅CT及眼眶CT显示左额部线状骨折,左颧骨眶突骨折。结论:刘社会的损伤构成轻伤。

  新蔡县公安局出具的公新法活检字(2008)第201号法医活体检验鉴定书证实:伤者刘某,检见头部额颞顶部有一长13.0cm的缝合伤瘢,其中发际下长5.3cm;右眼周呈暗紫红色皮下出血,软组织肿胀。临床诊断:右额颞顶叶脑挫裂伤,右额颞顶骨骨折,右眼球破裂。分析认为,刘某的损伤系锐器作用所形成,其中头部损伤致其颅骨粉碎性骨折,硬脑膜破裂,脑挫裂伤及蛛网膜下腔出血且伴有颅内积气、碎骨片入脑内。结论:依据《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三十九条及第四十条的规定,刘某头部的损伤程度系重伤。

  新蔡县公安局出具的公新法活检字(2008)第269号法医活体检验鉴定书证实:伤者刘某右眼球破裂后,全麻下行右眼外伤缝合术。分析认为,刘某眼部损伤系锐器作用所形成,损伤致右眼巩膜有一伤口,眼球内容物及晶状体流出等,后经复检见右眼球明显紧缩,无光感(对光反射消失)。结论:依据《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第十条第(一)项及第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刘某眼部的损伤程度系重伤。

  12、驻马店申正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驻申正司鉴所(2008)临鉴字第93号伤残等级评定书证实:被鉴定人刘某右额顶骨骨折、右额顶部脑挫裂伤;右额上睑至顶部有一长13cm伤口瘢痕,右眼角膜3-12点、延至巩膜裂伤,虹膜嵌顿其中,瞳孔上移、变形,晶体残余,部分白色混浊。左下肢肌力V级,左上肢肌力III级。被鉴定人刘某的伤残等级为V级(5级)。

  13、河南省驻马店市公安局出具的公(驻)鉴(物)字(2008)第44号物证检验报告证实,现场床单上的血迹(1)和提取菜刀上的血迹为刘社会所留的机率为99.9999%;床单上的血迹(2)为刘某所留的机率为99.9999%。

  14、新蔡县人民医院第0808037号住院病历、第0808039住院病历、解放军一五九医院第300748号住院病历、驻马店市中心人民医院第38012号住院病历,证实被害人刘某、刘社会受伤后住院治疗的事实。刘社会被诊断为:左额骨骨折、左颧骨骨折、头皮锐器伤、头面部软组织损伤、左手拇指末端粉碎性骨折;刘某被诊断为:创伤性中型颅脑损伤(术后)、右眼球破裂(右眼失明)。 [page]

  15、新蔡县公安局出具的户籍证明证实,被害人刘社会出生于1977年1月5日,刘某出生于2005年8月8日,被告人刘乐义出生于1968年1月5日。

  16、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社会、刘某提供的证据有:(1)刘社会、刘某的户籍证明;(2)被害人刘社会被砍伤后,于当天入住新蔡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17天,于2008 年2月24日出院,出院医嘱:休息治疗三个月,支出医疗费、鉴定费共12898.28元;(3)被害人刘某被砍伤后,于当天入住新蔡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先后又转入解放军一五九医院和驻马店市中心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52天,于2008年4月5日出院,出院医嘱:院外继续治疗,支出医疗费、鉴定费共30666.75元;(4)被害人刘社会、刘某住院期间护理人员各为1人;(5)被害人刘某右眼被致伤后失明,被评定为V(5)级伤残;(6)二被害人住院期间支出交通费为508元;(7)2007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3851.60元/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2676.41元/全年,全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21000元/全年。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乐义因被害人刘社会辱骂自己而心生嫉恨,意欲杀害刘社会等人,遂持菜刀到被害人家中照刘社会及其儿子刘某头部猛砍数刀,致刘某重伤、刘社会轻伤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未遂)。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乐义犯故意杀人罪(未遂)的事实和罪名成立,应予以支持。

  对于被告人刘乐义的辩护人辩称刘乐义的行为属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刘乐义行凶后,于当晚在他人陪同下,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其行为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自首。故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对于被告人刘乐义的辩护人辩称刘乐义的行为系杀人未遂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刘社会酒后谩骂刘乐义,性格内向的刘乐义自认为遭到侮辱、揭短,遂持菜刀到被害人家中对被害人刘社会和无辜儿童刘某进行砍击,后由于被害人刘社会的反抗及刘烟青的阻拦,被告人刘乐义弃刀逃走,其行为已导致被害人刘某重伤、刘社会轻伤的严重后果,系故意杀人未遂。故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刘乐义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被害人刘某重伤、刘社会轻伤,其行为已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刘社会要求赔偿其医疗费、鉴定费、护理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根据有关法律规定,被告人刘乐义应当赔偿被害人刘社会的医疗费、鉴定费为12898.28 元;护理费为 179.40 元(3851.60元/年÷365×17天);误工费为1129.10元〔3851.60元/年÷365×(90+17)天〕;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70 元(10/天×17天);营养费为170 元(10/天×17天)。被告人刘乐义应当赔偿被害人刘某的医疗费为30666.75 元;护理费为548.72元(3851.60元/年÷365×52天);住院伙食补助费为520元(10/天×52天);营养费为520元(10/天×52天);残疾赔偿金为46219.20 元(3851.60元/年×20×60%);被害人刘某、刘社会住院治疗期间,共支出交通费为508元。以上各项费用合计为人民币93529.43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的过高部分经济损失,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人刘乐义犯罪事实清楚,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特别是造成3岁的被害人刘某右眼失明,终身残疾,案发后没有赔偿被害人任何经济损失,社会影响较坏,应予以严惩。但鉴于被告人刘乐义有自首情节,又系杀人未遂,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三十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乐义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刘乐义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社会、刘某各种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九万三千五百二十九元四角三分。限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付清。

  三、作案工具菜刀一把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崔   峰

                                                          审  判  员    顾 龙 水

                                                          审  判  员    刘   影

                                                          二ОО八年十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刘   涛